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康纳中心向】A&H



错字错句错设定请淡定的指出或忽视谢谢!:-P

⚠大概康纳中心。 因为设定不同所以剧情也不同(吧)(●°u°●)​ 」

summary:模控生命在设计研发仿生人时同时也在研究一种仿机器人——将还未形成价值观的孩子进行教育和机械改造,将他们培养成“机器人”。

⚠{}为心理活动。



序•

雨夜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默默的摸索到了灯火通明的大楼旁的阴影里,把自己蜷成了小小的一团。{这样即使被人发现了也不会被赶走},他天真的想着,用澄清烂漫的眼睛望着大楼干燥舒适的大厅。那里只有寥寥几人在困倦的走来走去看守着大厅。

{或许我可以去里面。}孩子想着站起了身,{反正也不会有人注意。}

{但那些先生们看起来不会欢迎我。}男孩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脚底,失落的退回了阴影处,用脏兮兮的小手抹了抹脸,看着一个男人走了出大门向着自己的方向直直逼近。

{我身边有个垃圾桶,也许他需要这个。他看上去焦急又欣喜,是因为找到了这个垃圾桶吗?}

可那个男人一步不停的走到了男孩身边居高临下的端详着他的样貌,随后咂咂嘴,满意的将男孩抱了起来。

{我应该告诉这位先生我不应该进入这样干净的大楼吗?但这里真的比外面舒服多了,不会有怪兽一样的响声和潮湿的环境....}

“OK,小家伙你看上去真可怜,进这栋毫无生气的大楼来温暖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那人抱着孩子,笑咪咪的盯着那头棕发的发旋,头发弯成了一个巧妙的碎发又因为蘸上雨水被男孩捋到了脑门上。

{或许我应该回复这位先生,但我不能.....}孩子想了想,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哦,我的天。没有舌头,这让你更可怜了我的孩子。不过没关系,我们会给你新的生命!从今天起你就叫——'康纳'! 我们会叫你为RK800-51,你最好记住这些。”男人带着康纳走进一间纯白的房间,“同时记住我——卡姆斯基。”

{我是RK800-51,这位先生叫卡姆斯基,got it。}

“克洛伊!通知他们,可以开始了。”

两人背后的大门再次关上,将闪耀着的灯牌和底特律的雨水关在了门外——

“模控生命”



C1(就匆匆带过天台谈判,剧情有出入,OOC和文笔差,慎点!⚠)

家政部新来了一批孩子,而性/爱部又增添了一批姑娘。康纳的脑子里处理着这些乱哄哄的资料,那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占据了他的储存空间,可现在管理人身边又没有一个仿生人秘书,所以只能把这些琐事交给没有被派遣出去的他来做。

硬币在他灵巧的指尖翻滚了一下,打着转跳跃到了关节上继续旋转着,又在失去动力后落回了掌心。

康纳愉快的删除了处理器中占内存的琐事,在电梯到达时一甩手收回了自己的硬币,顺手放入了自己的夹克内层中。

{现在不一样了,我被派遣到去帮助警察和一个仿生人谈判},康纳信步走出了电梯门,在一盆盆栽旁站住了脚,{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


一双手像抓住了洪水中的浮木一样紧紧攀上康纳的肩膀,那位母亲用恳求的语气哭着向康纳说道 :“我求求你救下我的女儿,求求你......”

突然,母亲看见了康纳额角的led和身上一丝不苟的制服。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不派一个真人去!”接近崩溃的母亲松开了搭在康纳肩上的手,无力的跌落在一旁特警的手臂上失望的大喊着,“他不行,他做不到的!我的女儿啊.......”


{她很失望,为什么?}康纳忽略了短暂的疑惑,额角的led转了转恢复了平静,他迈步向着屋角的特警走去。

“艾伦先生,我是模控生命派来协助你们的RK800型号警用机器人,我需要现在的情况。”


“啊.....又是一个仿生人,还这么无礼。你的同类挟持了一个女孩,你要把它整下来。”艾伦不耐烦地转过身来面向带着微笑的康纳,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然我就自己搞定!”

“.....” 程序显示此刻应该沉默。{我什么都没说,为什么他会生气?}康纳没有说话,只是听完了艾伦的威胁后迷茫了一会,便在艾伦离开后自行开始侦查这间屋子,看得出来这个仿生人只是一时激动而做得案,能够得到的消息多的根本不需要思考。


{现在我要出去了}康纳拨开天台的遮帘,探出了身子,一颗子弹毫无预计的擦过他的肩膀,可出乎意料的并没有蓝血喷涌而出。

“你不是仿生人?” 激动的丹尼尔撕扯着喉咙喊出声,往危险的边缘又挪动了一小步,“你不要再靠近了!”

“丹尼尔,我是康纳,你的.....同胞,请你相信我!”康纳靠近了丹尼尔一步,举起了双手以示真诚,直升机的气浪掀翻了几把椅子,天台上破碎的残骸被卷下了大楼,康纳抬手按住了一把塑料椅,又向丹尼尔靠近了一些。

{激进而无用的做法}康纳的led黄了一瞬,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思维,抬眼直视着前面仿生人的眼睛。

“请你放下女孩,我保证不会有人伤害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康纳摆出了自己最令人信服的微笑,假装没看见丹尼尔再次举起的手枪,“相信我,人们会理解你的。”

“我、我只是想活下去,但是人类不肯!明明我只是想活下去......”

{压力值持续下降,现在可以进行正常交谈了。}

“我理解你丹尼尔,现在请你放下手中的人,我不会干任何事,Everything will be fine。”

“好、好吧。”丹尼尔放开了一直断断续续哭泣的女孩,女孩自由的那一刹那踉跄的离开了天台边缘,一个不稳倒在了碎玻璃渣中。

康纳没有将目光分一份给脱险的女孩,他没有灵气的眸子注视着冷静下来的仿生人,他的左肩现在不止的渗出红色的血液,人的血染红了他的制服,而他却像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一样站立在天台上向着丹尼尔微笑。

“你——"

枪响了。




—————TBC。 ————————————

坠入底特律无法自拔

虽然我还有别的坑没填

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设定请帮忙指出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