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盾铁】假肢 (下中)

看到了网上的话,盾铁之间的矛盾确实不是坐在一起就能解决的,但介里的剧情有偏差,大家就当平行剧情的魔力看着玩玩好了QWQ。


病句错字请当是文字自己跳舞跳岔了.....

——————————————————---




Tony转了转手中的小锤子,重重砸向Bucky的肘关节。一声’’卧槽’’在一时没人说话的实验室中回荡着。

 

‘’搞什么啊!“Bucky捋了捋新装上的铁臂愤怒的朝Tony小声抱怨了一句,一抬眼看见Natasha略略惊愕的眼神和拿着锤子看上去激动的要给他再来一锤的Tony,Bucky迟疑地低下头握了握手,顺势接过Tony拿过来的一块就放在手边的工具。

 

‘’我能够感受到它的温度……’’Bucky盯着那一块普通不过的铁器,他的耳朵后面带着和Tony一样的动作捕捉器,新的手臂明显比原来九头蛇的更轻盈,更得力,甚至还加上了更敏感的神经感知系统。Bucky眼里的情绪无比复杂,他张了张嘴,却咬住舌头缩回了话。

 

“Natasha,先去旁边等一下好吗?’’Bucky用好的那只手拨开挡住视线的头发,头也不抬的说道。Natasha看了实验室里的两人一眼没有说什么,放下环在肩上的手转身去帮Tony把立在实验室门旁边还没收回的马克和FRIDAY控制的机器一起抬到了工作台上,Bruce抱来一堆新的材料,一股脑堆在身后的桌上后急忙小跑着和Natasha一起去移动马克。很显然他也不想打扰Tony和Bucky的谈话。虽然FRIDAY一直在强调两人可以离开实验室不用来和可以自动移动的盔甲较真,但可怜的AI管家在Natasha八卦的目光中收回了下一句建议。

 

看到Natasha和Bruce走到了后面专心干活去了,Bucky连忙回过头来盯着背对他的Tony。 ‘’嗯……我想我还是得说声谢谢——为所有的一切,能收留我和帮助我。’’Bucky诚恳的看着Tony摆弄着桌上的新材料的背影。Tony挥开手裁出骨支架的形状,他听见Bucky的话小小的瑟缩一下,转眼又若无其事的摆弄自己的义肢模型。

 

 

‘’我知道你想得到什么Barnes,我能给你钱、技术支持,我可以协助医生使你大脑清醒,可以让Steve整天盯着你不放眼,甚至可以帮你追Natasha,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我同时可以把你们送进监狱,甚至不留痕迹的让一个人消失,但是我永远、永远都无法原谅你杀害了我的父母。我能够理解你、原谅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所做的那些事。我没办法像对Rhodey一样对你们…..’’Tony一脸不耐烦转过身来,却没有听见下一句回应,他只看见Bucky抱着手臂,眼睛却茫然无光的盯着他后背刚刚在的地方脸上全是忍耐的痛苦,眉毛死死地皱成一团,他的鬓角处似乎还有汗水在往下淌。

 

‘’哦,我的天哪!你怎么不说你会有排异反应!Bruce?Bruce!别摆弄那些破金属了快过来!’’Tony扔下手中的工具,扳过Bucky的肩膀检查刚刚衔上的接口。Tony的右腿因为动作太大而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不受控制踉跄一下向前摔去。Bruce连忙跑过来扶了Tony一下,让他扶在Bucky的椅子上,自己打开上面的无影灯,拉平了椅子。

 

‘’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正在适应而已,估计是神经系统装的太敏感了,适应好了就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了。’’

 

‘’好吧。’’Tony咬了咬下唇含糊的回答,又像想起什么一样舔了舔下唇收回牙齿,’’你自己跟其他人说一下吧,嗯——这几天不要拿重东西,不要碰水…..’’

 

‘’不要接受温度太过刺激的物体,不要击打太坚硬的东西,不要动伤口别把的手臂给玩下来了,我记着在。’’Natasha伸手拽出Bucky被塞到外套里的领子,顺着Bruce的手在一旁的记录上添了几笔。

 

‘’你看你都这么认真的帮我了,为什么不好好的对待你自己呢?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不好吗?’’Bucky用完好的那只手拽起衣领子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边拒绝了Bruce服用吗啡止痛的建议(痛苦使我清醒但一般来说止痛是个好建议),一边瞥向Tony又被裤子遮的严严实实的右腿。

 

‘’哦,天哪!我简直觉得是Steve用钱买通了你让你来说这些东西了,唉…..好吧!因为这些东西不需要也没有必要!’’  Tony再次拒绝了Bucky的建议。“把他送回休息室——晚饭早就送到了,但是还能不能吃就不知道了。Natasha都已经在外面等你了,你快下去吧。”Tony解开了Bucky另一只手上的束缚带,再次下达逐客令让dummy帮Bucky带路走了出去。

 

Bruce看着Bucky走出了实验室,默默地拿出了刚刚准备的吗啡递给了Tony。

 

“唉,本来是给冬兵用的。看样子你更需要。”

 

“天哪,亲亲宝贝Bruce我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真是太懂——”

 

“好了别说了,那是因为你看上去更需要。看样子你应该比Barnes更疼,你这个假肢已经偏离了预定的凹槽,而且本来你的腿承受的压力就比冬兵的手承受的力更多,你比他更需要止痛。”Bruce摁住了Tony的手臂插入针头,慢慢的推动了注射器,Tony看着Bruce严肃的动作晃了晃脑袋,突然在一片宁静中笑出了声,“我们俩认真的?像是在躲条子的瘾君子一样凌晨一点在楼顶偷偷摸摸注射吗啡。”

 

“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的同意让你使用有瘾的药物吗?你肯定不希望在接新的义肢之前像以前装简易版时一样一走就痛,你现在估计自己一步路都走不了。”Bruce拔出针头甩了甩扔在一边,转过身寻找了一番帮Tony拿来一个拐杖,“我实在撑不下去了,Hulk随时可能出来——我先去睡了,你先拄着,明天我再来帮你校准和装新的义肢。”

 

“然后这些事情就不用再嘱咐了吧Bruce妈妈——”Tony翻了个白眼跌回了转椅

 

 

——--------------———我是所有人回房的分割——-----------------——

 

 

最后FRIDAY的监控里显示连Clint也回到了卧室,整个大厦里除了Tony以外所有人都待在了该在的、不会看见他的地方。Tony这才出门往下走去,因为偏差而御下义肢让他很不适应,他只能拄着Bruce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拐杖一步一顿地走向休息室。

 

这比被dummy一步摔过来好,Tony可悲的想着,一手轻车熟路的拉开了冰箱探头看了看。丝毫不意外看到里面连毛都不剩了,于是他毫不留念的转身走向厨房另一头的咖啡机。

 

袅袅升起的水蒸气混着土耳其咖啡的苦香味,Tony趴在椅子上扔下了拐杖,将之后会行动困难的问题抛在脑后,他挂在椅背上晃着手臂等待着,咖啡机小声的提醒Tony里面的东西已经煮完了。Tony想伸手去够去,但椅子到咖啡机有些距离,在手臂与橱柜距离不断缩短的过程中Tony因为平衡不稳一声惊叫一下子摔下了椅子。

 

这真是太痛苦了,Tony想要撑起手臂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熬了一天十几个小时,接近2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他的四肢颤抖着不再同意他在不平衡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动作。Tony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手臂一阵酸软无力整个人突然又不受控制摔回地上。跌在地上骨头碰撞的痛苦和头疼让他只想趴在地上直接睡到第二天被第一个来的人的尖叫唤醒。

 

厨房地砖冰凉刺骨,这让Tony想起了这六年间来的生活。在内战结束后,一个人的大厦、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酒柜、一个人的走廊,、一个人的休息室、一个人的厨房,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在空空的复仇者大厦里面活动。或许是因为钢铁侠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孤单了,他卖掉了那承载了他们无数回忆的大厦。在这个新的基地里面没有他熟悉的那些抱枕,没有让他觉得温馨的地毯,连窗户都是冷冰冰的,让他想随时逃离这里。在每次出完任务后Tony总会一个人呆在这里工作室,温上一罐不知道哪来的酒,在无人问津的角落设计新的武器,新的马克、新的基地。说到底对厨房Tony和回归的人一样不熟悉,他还对厨具没有落灰感到一阵惊奇。

Tony大声地呻吟一声,觉得自己休息的差不多后用力撑着椅子把自己立了起来,另一手扶在厨房的操作台上。踉跄着去取自己的拐杖和咖啡,但中途他还是放弃了那支撑自己行动的工具,转身走向了一旁已经没声的咖啡机。Tony伸手去够在他旁边的杯子,但是却被一只更快的手先一步阻止了的动作。

 

Steve站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无助地举着Tony之前扔下的拐杖看着Tony。两人相顾无言,Tony无奈的撇撇嘴,再次伸出手想绕过Steve拿到冷却的咖啡杯。

 

“老天呐队长,你能不能可怜可怜工作了一天的钢铁侠把他一天的口粮还给他!”Tony打开Steve递过来的手,假装一脸稀松平常的靠在了操作台上低下头躲避着Steve的眼睛。

 

“不,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Steve几乎绝望的望着Tony,把拐杖举到了他们都可以看见的地方,眼睛里全是无法蕴藏的茫然和悲伤。

 

“我相信你的眼睛是四倍好用的,至少比我好用,你不会在晚间觉得看不清楚或什么的——好吧,我跟你讲吧…..这,是一个拐杖,”Tony指了指标准的医用拐杖,再指了指空档档的右腿裤管,“这,是一条断腿。”Tony再次低下了眼睛,语气中全是戏虐和悲伤跟委屈,“现在请美国先生让我拿到今天份的补给吧。”

 

“什么?!我….不,  Tony….”Steve死死咬着下唇 “我——”

 

 

“啊,我知道你很抱歉,你一定想说这个对不对队长?但钢铁侠不需要道歉,我不需要Rogers!”Tony从操作台上滑了下来,一手撑着刚刚趴着的椅背,另一只手狠狠推了下Steve的胸口,“把一切都想得天真、完美。你以为只要躲在Wakanda就能得到一份太平,你以为只要道歉就可以得到我的一份原谅!冬兵给群众、政府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惧,九头蛇借机猖狂,我一个人其实可以完美的解决一切,明明法案可以使我们更加的和平——我知道什么狗屁自由——没想到我不需要一个所谓的团队!哈,你知道吗,我只需要一点小小、小小的代价就可以让事情摆平!”Tony的声音越放越大,他一甩手想打开Steve却因为重心不稳又向地板摔去。

 

Tony了然的闭上了眼睛,再次准备好了迎接胳膊肘和地板亲密碰撞痛感,但是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迎来,他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有沐浴露气息的怀抱中,Tony挣扎了一下想从Steve的怀中挣出来,但却因为Steve收紧的手臂而放弃了挣扎。

 

一时间,厨房里没人说话。但Tony听见了头顶渐渐传来的Steve的绝望的断断续续的呜咽。Tony疑惑的想抬起头,脑袋却被Steve埋在了宽阔臂膀中不得动弹。Steve紧紧拥住了Tony。一时空气中全是飘散的宁静,Tony没有打破此刻的和谐,他们之间也需要这个。Steve的手颤抖着浮在Tony义肢的接口上,他无法不控制自己的目光恐惧地望着Tony,这只是他贸然行动造成的恐怖后果的冰山一角,是他的固执让队伍分裂,是他让复仇者破碎,他一个人让Tony面对政府以一人之力收拾残局,他一个人让Tony面对危险隐患,是他让Tony不得不失去右腿——都是他…..

 

“哇Cap你勒疼我了,我这个身板可受不起你这么抱我。”Tony云淡风轻的拍了拍Steve的大臂轻轻的脱出身来。在大厦凌晨的灯光下,Steve后知后觉缓缓松开了环在Tony肩膀的手,抬起头来直视Tony的眼睛。

 

Steve的眼睛不受控制的酸涩起来,强烈的风暴在他眼中克莱因蓝的海面上掀起了风暴,灯光柔和的打在他面前操作台上强装泰然自若的男人身上在厨房浅色的墙壁上投下阴影,形与影包裹着Tony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憔悴,岁月始终还是抓住了意气风发的人儿,在他身上刻下了沧桑。Steve的手在空中僵硬的垂着,他在片刻后捂上了自己的脸。半响,Tony手一撑坐上了操作台,休息室中只有Tony企图起身拿咖啡的摩擦声,正当Tony刚可以伸手够到的时候,Steve突然伸出手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牵住了Tony衣物的一角。

 

Tony愣了一下,他看见了Steve脸上蜿蜒的泪痕。整个人怔了一下连忙回过身弯下腰去扶着Steve的肩,他能感受到此刻Steve的无助环上了他的腰。手掌试探着轻触了一下像是试探一样碰了碰他,然后死死的把自己埋在了Tony的胸口。那里的反应堆在Steve远在Wakanda时就已经摘掉了,胸口的人造皮肤没有人体固有的温度,Tony身上那令Steve安心的味道也被日夜工作冲淡了,全然只有实验室药剂和那些文件打印的纸墨味,Steve还发现Tony身上多了好多大小、深浅不一的伤痕,但那一份最深的,流血最多的伤却是Steve一手留下的,一个是Tony胸口永久的伤疤,而另一处确实那空荡荡的裤管…..

 

“我知道你大概不会这么接受但是真的很对不起Tony,这全都是我——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我造成的。”Steve哽咽着,Tony能感受到Steve的眼泪好像能隔着他的衬衫烫伤他一样,Steve的肩膀极力克制着不去因为自责和恐惧而剧烈颤抖,Tony慌张的手足无措——拜托他才是受害者,至始至终他都没说过一句别的——他把一只手放在了Steve的耳朵上,在Steve和橱柜之间俯下身去。

 

“嘿,看着我士兵。”Tony另一只手轻轻环住了Steve的头,微微弯下腰让Steve的脑袋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Tony的手慢慢的顺着Steve的发迹温柔的按压着Steve的头皮——好吧,没错。这种自责是Tony·Stark最擅长感受和处理的情绪了。

 

“你看:固执。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都是这么固执。索科维亚真正的含义你们都不愿意去分析、去明白。不管你干什么政府都会因此而限制到你,如果你违反他,你就反会被制裁。”Tony摸索着Steve的后颈,感受怀里的人在他的话中冷静下来,Steve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Tony,他渐渐脱去了那些杂乱的情绪,任凭自己溺在Tony怀中听着Tony的话。

 

“你知道吗…..Maria和Howard在20年前过世是因为什么?因为你的朋友,而你呢?为了‘保护’不知道什么狗屁向我隐瞒事实!我真的很生气,很愤怒,我想杀了他,我也想杀了你Steve——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Tony捧起了Steve的脸,另一只手颤抖着抚上了Steve还红着的眼角。Tony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着纠结着下一句话,在别人面前剖析自己还扯出往事的感觉并不好受,但Tony也明白如果不把事情理清楚对谁都没有好处,六年前的事不会只成为令他自己难眠的噩梦,还会影响到Steve——这也会影响到队伍——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在为此迷茫了。

 

“但是你也知道….Tony,那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让你冷静下来,用那种我最不愿意的方式。”Steve听了Tony的话后,像是被下了最后的通牒不想死的囚犯一样紧抓着Tony的衬衣抬起头,衬衫上的力让Tony无法转身离开,“当时我们真的应该静下来谈一谈——不不,求你不要走——我们要停下的不只是对协议的不理智行为,”Steve慢慢松开了Tony的衣领,拽整齐了Tony的衬衫,一手扶上Tony的腰让他有一个支撑的力,“拜托让我了解你,了解你在想什么Tony,别再让我觉得你的所做所为让人无法理解了,你不值得这些——”

 

“理解?你们会理解吗!索科维亚可以修改,但是在神盾和军方面前我无法直接提出这个要求,但你们却没有人愿意理解我,我创造了好好谈谈的机会,但你们选择了开战! Wanda的幻像让我看到你们全部、全部因为我的错误而死——只因为我没有尽力而为,所以我创造了奥创来保护世界,但你们却将它看成我一时冲动而造成的无知的错误,你们把它当是我的一个玩具!你们会理解吗?我穿上战甲担起责任,也是防止自己再犯错误,在你们眼里那是我气质高扬、目中无人的原因。真的有人会理解我吗?”Tony颤了颤长长的睫毛,手指死死地扣着Steve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我带上反应堆是因为阿富汗的暴徒,我摘下反应堆却是因为我和我队友的一战;我为了除掉一个九头蛇基地而失去了右腿,但你不会理解我的,你——你们只会觉得那是我因为失去的生活的希望而抛弃了自己。”

 

“不!”Steve猛的站了起来,Tony因为他的突然离开又失去了支撑小小的惊叫一声差点栽下操作台,Steve眼疾手快但又手忙脚乱的拖起Tony的屁股把他抱到了台子上,Tony的左腿在空中轻轻晃动着而右腿裤空荡荡在风中轻轻摇摆着,Steve看到又是一阵心痛。

 

“我会理解的——我、我们都会理解,你值得人的尊敬,你内心是至上的善意,你的决定从来都是为了大众!Tony,你是英雄,没人能比得过你。很抱歉我们之前…..其实我们能帮助你的,我们能理解你;我会支持你,我们都会支持你的。”Steve轻轻吻上了Tony的眼睑,他能感受Tony的眼球不安的转了转,随后又安静下来。Steve脱离Tony眼睑的唇离开了Tony的皮肤,他而后又猛的吻上了Tony的嘴唇。

 

Tony感受到一个温暖的事物贴上了自己的眼睛,奇迹般的把自己忍不住焦躁而悲伤的心安静了下来。而之后他的嘴唇又被Steve不留余力地吻上,他颤抖的身躯慢慢的在这个绵长的、安静的吻中平静下来。真是奇迹般的感受,从冰里出来的老冰棍竟然有如此温暖的嘴唇,好像那个坚毅(各种)的美国队长最柔情的地方全都在嘴唇这儿了。

 

Steve看着Tony慢慢的就神游了,气愤的咬了咬Tony的下唇。Tony因为刺痛而皱了皱眉,整个人回过神来露出来一个略略悲伤但是渐渐平稳的舒心笑容。

 

“我是爱你的呀,Tony。”

 

天。Tony不受控制的又颤抖了起来,美国队长他六年前伤害了自己,背叛了自己,向自己隐瞒父母过世的真相包庇凶手,还几乎杀了自己,甚至擅自分离了团队(哦,其实这还算他自己一份)的美国队长,六年后又毫无理由的对自己说他爱自己。正常人都会很开心或者疯狂的吃惊。但是Tony感到一阵深刻的恐惧,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无名的愤怒:“骗子!你是在骗我是不是?这是为了什么,Steve,你告诉我!”Tony颤抖着低下头看向Steve的眼睛。

 

Steve抬起头,小小的叹了一口气。他坚定的抬起自己的眼睛,把Tony搂的更紧了一些,手指摩挲着Tony的腰。那是整个手工衬衫做的最精妙的地方,布料巧妙的衬托出了Tony的腰线。Steve抬头控制住Tony的脑袋,让他也毫不躲闪的盯着自己的眼睛。

 

“我能解决这个的Tony,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们,相信这个团队。我们已经回来了,不会再发生这种分歧了,真的不会了。我——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改变,我可以让你感受到这刻的真实,我还有很长时间,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对不对?但是请你相信我,Tony我真的真的是爱你的啊。”

 

Tony眨了眨眼睛像是在确认Steve话中的真实,他轻轻伸出了手碰了碰Steve的脸颊,眉毛不受控制的弯出了令人心碎的弧度,但他的眼睛里却只是从破碎的心中拼出来的感动。

 

“So am I….”Tony慢慢的向前倾去,Steve闭上了眼睛高高的抬起了头,迎上了Tony那纯洁的、不带丝毫情欲的回吻。

 

 

——————————————————————————————————————————————TBC٩(๑>◡<๑)۶


请求轻拍qnq

 


评论(2)

热度(46)

  1. 落雨点点人艰不拆水煮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