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盾铁】假肢 「中」

   因为这篇文在复联三前构思的,早些也写完了所以没有根据官方剧情走……不过我也就想看破镜重圆了,希望轻喷吧  ヾ(o・ω・)ノ 


以下正文

——————————————————————




Tony所有的感知全在听到Peter焦急地那一刻戛然而止,意识好像猛地被钢板砸出体外,感谢他的战甲,他只是觉得意识被砸出体外而不是自己被砸成肉泥。

 

   Tony的灵魂像是飘在空中,漫无目的想要离开禁锢自己的身体,但却被来自身体的强大引力拽回体内。他似乎看见了Stark工业平面图里蕴含的质子和原子,原复仇大厦夜晚那异常醒目的标示,那满是淳朴、无辜住民的索科维亚,奥创最后狰狞残破的脸……Tony像是站在他人的角度欣赏自己的一生一样,他踏足再回忆的长廊里,而那温馨的走廊突然被重击扎破了一面墙,熊熊烈火直接扑上了他自己,那些美好的、失败的、失落的、让他一度堕落的记忆全被烈火吞噬。人们凄冽的尖啸刺痛了他的耳膜,Tony痛苦的捂住耳朵,余光瞥见一群肢体诡异的尸体挣扎着攀上他的袖子,一位被他来不及扶住的报刊亭削去半边脑袋的黑人女士狠狠扯住他的裤脚,抬起只有一只腐烂空洞眼睛的脸面对Tony,恶狠狠的张嘴

      :“你这个只会四处惹事的恶魔根本不会有人在乎!你只会四处飞来飞去,用自己为帅气的姿态给所有人带来诅咒。”

 

“我……”Tony徒劳的张了张嘴,所有的辩驳之词却如窒息一般被封杀在了嘴里。

 

“是啊是啊伟大的Tony·stark怎么可能会犯错?你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混蛋,你通过我们的生命谋取名利和钱财填充你那污浊失败空洞的灵魂罢了。”拖着长长一截肠子的老人痴痴笑了抱上了Tony的腰,把狰狞的血迹蹭上Tony的T恤。

 

 “你一生都注定孤影相随……”

-----------------------------------

 

 

   紧闭的眼睛颤动着眼睑猛地睁开,又因为温润阳光的刺激干涩的眨了眨,聚焦向坐在窗边的Pepper身上。金发的CEO靠在他的床头椅上,闭着眼养神。最近最紧急的文件已经全是Tony大名地躺在她腿上。,pepper一头亮丽的长发好像因为一夜辗转而乱蓬蓬的。

 

   Tony轻轻笑了一声,却惊醒了浅眠中的pepper。她瞬间醒了过来,抓住企图移开目光的小胡子男人的一鬓头发眉毛一竖

 

“Peeeeeeeeeppeeerrrrr!!! I’m so----rry!!!”Tony悄悄把头发从Pepper手里救了出来,拖长了音调阻止了小辣椒脱口而出的怒斥,那虚弱的气音让她被呛了一声,强忍着吞回了所有的愤怒。Pepper运气深深叹了一口,Ton y刚准备拿pepper的头发打趣两声,却瞥见床边的人突然红了眼睛,死死抿着自己的嘴唇,甚至力气大到抿掉了一些口红

 

    真是奇妙,pepper没像往常一样扑上来骂自己不小心,他现在还希望能这样呢。小辣椒好像忍着巨大的悲痛带来的悲伤,但他却完全不知情。

 

“有谁进了ICU或者死了?”Tony挑了下眉毛,伸出没有在输液的手抚上pepper不安攥起的手,大拇指轻轻触碰着她手背的皮肤,却得来pepper更加悲伤的眼神。

 

“难道就这会SI破产了?哦这真是太糟了,但我相信你有能力扳回这一城pepper。”Tony吃力的扬起了一个微笑拍了拍他只能够到的pepper的膝盖。可pepper摇了摇头,难得不顾形象的大声吸了吸鼻子,那手背抹了抹落在脸颊上的泪珠。把Tony的手轻轻放回被子里,扭头仓皇跑了出去。

 

Rhodey几乎是在pepper拉开门的那刹那冲进来的。

 

“天啊Tony!!你醒过来了!!你伤得太重了,刚刚神盾的医生差点把你扔进再生摇篮……”焦急的上校踏着僵硬的步伐冲到Tony床脚,皱着几乎看不见的眉毛撑着雕花的床腿。

 

“再生摇篮?神盾的医生脑子里进枪子儿了吗?就这点伤就把我扔进再生摇篮,那以后我心脏那天突然罢工那岂不是直接宣布没救。“Tony艰难的从床头撑起上身。他靠在床板上,认真的打量着这间房子———很好,不在医院,Natasha和Peter把自己带回了新基地他自己的房间,阳光快乐的洒进房间,dummy依旧在他衣橱前打转,企图拽下一个烫金的把手。

 

“事实上,不只‘就这点’伤。”Rhodey犹犹豫豫的说到,他像pepper一样悲伤的叹了口气,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只有dummy机械碰撞的的声音在角落里回荡。

 

“我觉得我的右腿从我醒来开始就不受我控制,我的左手一如既往的透露着我糟糕的健康情况。事情……”

 

“和你想的一样Tony。”Rhodey低头扣着床板,避开了Tony的目光。

 

“扶我——哦不,我的意思是说,请帮一下忙,Rhodey.”Tony挣扎着下床抬手拔下点滴,反常的是Rhodey没有立马来阻止他,只是拉动自己的义肢上来扶他靠在枕头上。

托尼被扶到床头就立刻伸手掀开被子跳下床,却因为右腿膝盖的剧痛一下子摔在地上,他的脑袋不可避免的直接砸上了铺着绒地毯的地面。

 

“what the fuck!”托尼痛呼一声,他在那声巨响后艰难地抓着罗迪伸出来的手站起来,却因为右膝的痛苦虚虚靠着罗迪。

 

“是我想的那样吗?”托尼皱了皱眉弯腰吃力地查看自己那只腿。伸手敲了敲他只听见指甲触碰坚硬机械的声音。

“我很抱歉托尼,如果我也能跟来的话……”

 

 

“不不不,这不是你的错,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Rhody。从你的状态来说你也必须待在基地里。”托尼伸出左腿轻轻踢了踢罗迪的义肢,却又因为全身的力量压在右腿儿疼的一个不稳倒在床上。

 

“现在我们一样了假肢兄弟。”托尼瘫在床上,把自己的右腿拆了下来,嫌弃的看了一眼,扔到旁边。“神盾医院的垃圾配送。我这还不如自己拄根棍子。”

 

罗迪走近托尼毫不意外的看见他脸上的冷汗,腿活动带来的痛苦让他的五官紧皱在一起,头发湿淋淋的贴在额头上,截肢的右腿上还绑着整齐的绷带在他深色的床单上照非常显眼,Rhody坐到床边,看着床垫因重力而塌陷的一块。

 

“托尼斯塔克在失去心脏后又失去了右腿。”托尼苍白的露出一个笑容,眼里却是深沉浓郁的悲伤。他伸手撑起自己小心地动了动残肢,看着那一小截残肢在床单上晃动着。

 

“但你是托尼斯塔克,独一无二的托尼斯塔克,记得吗?”罗迪拍了拍托尼的肩膀,毫不意外的又发现衬衫似乎空了一圈,原来合身的短袖衬衫变得空空荡荡罩在他的身体上。

 

“今天天气真好,不是吗?”托尼空洞的望着只留了一条缝的窗户,任着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瞳孔缩在眸子中就像像缩在床上的他自己一样。

 

“但你还是要为保护一切而奋斗不是吗?”佩帕顺着门走进来,称在门框上轻轻说着。

 

“佩帕……你说做完一切,我就全撒手不管,可以吗?”托尼坐起来,温柔的看着佩帕。

佩帕立马又红了眼眶,走到床边抱住托尼把他拉入怀中,替他擦去冷汗。

 

“去做准备吧,那个孩子还在外面等着你。你不能现在就放弃,队长他们的事还没有解决,你还有股票要还我,你最好现在就行动!”佩帕低着头抵住托尼苍白的额头,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又站起身来数落着走上前去拉开窗帘让阳光撒了进来,托尼因为阳光突然变强眯了眯眼,星期五声音在佩帕拉开窗帘的那一刻响了起来:“今天天气良好,晴,无风,是躲在工作室里修装备的糟糕天气。”

 

“你还做了什么提示,嗯?为了告诉你自己怎么有理由躲在工作室里不出来。”罗迪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把被托尼扔在一边的塑料假肢捡了回来。

 

“今天第一件事把这条破腿接上,反正这活儿我已经很熟悉了。嗯哼,很捣鼓自己的身体。”托尼艰难的接上那条塑料的破腿时为忍住痛苦猛哼一声。

 

“早知道你想干什么,班纳博士已经为你找回来了。”佩帕为后面的两人打开房门,自己先走了出去。彼得一直等在门外看,见托尼出来的那一刻,吓得跳了起来。

 

 

“斯塔克先生你醒了!!我,我很抱歉诚心的对不起我……”彼得皱着鼻子烦恼的挠着脑袋想表达自己的愧疚,可他的声音在看到托尼不敢用劲的右腿那一刻,突然缩回了喉管中。

 

“Mrstark……”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你做的很好了。”托尼一瘸一拐地走向彼得伸手揍了他一下,敲了敲他的脑袋。“回家去吧,你在这里可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好吧,有事一定要叫我呀! 我随时都在线。”彼得看上去还想辩驳些什么,但他梗了一会,只好答应了托尼的要求,顺着来时的走廊去找电梯,一步三回头可怜兮兮的请求道。

 

“……好了,现在那个孩子也走了。”罗地掺着托尼一步步往实验时走去。

 

然而,布鲁斯早在工作间等着了。

“嘿!嘿,我亲爱的博士,我很好!冷静一下!冷静下来。”托尼再勉强独自迈入实验室时看见了博士瞬间变绿的脖子托尼吓了一跳,他可不想让博士一看见他就生气,连忙举起手安抚差点暴走的浩克。

 

“我刚从外星球回来就听到队长他们走了,留下一大堆麻烦和油嘴滑舌的政客,还有伺机的九头蛇?但现在托尼,你失去的可不是一套战甲或者一栋别墅。……”布鲁斯越说声音越小,直到最后,昂着头一声不吭的摆弄着光屏上托尼的身体数据。

“和Rhody一样不是吗,又疼又酷。”托尼一屁股坐到转椅上,用脚一蹬转向布鲁斯拍了拍他的胯部顺便把那只塑料假肢扔进了垃圾桶。

 

布鲁斯低头看了看条出光屏设计起自己的假肢好像在拼凑一台跑车一样神色如常的小胡子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看这其中更多的是痛苦。”,他摘下眼镜的按着自己的鼻梁骨,把自己一直调试的数据转到托尼的光屏上。

 

“我到这里好一会儿了,佩帕可没白让我吹空调……已经帮你算好了,剩下的就是神经连接和外貌了,你自己看吧——反正就是,哎,你自己看吧。”布鲁斯转身拿起一杯冷咖啡一口气灌了下去,重新戴上了厚重的大眼镜。

 

“爱死你了布鲁斯,绿大个儿和你都是那么的讨人喜爱。”托尼尝试着在假肢上拼出金红色,但又决绝地撤回了指令,“你觉得一个人穿着金红色的袜子是什么感觉?或是银色,虽然我想把我的义肢刷成盔甲配色,但绝不是这种感觉。“托尼想了一下,“算了。”

 

“我以为你至少会印上你的大名。”布鲁斯开始调整模型数据。从围绕的光屏中拨出空间看着调色的托尼,“毕竟你的每一项作品上都印着你的大名。”,

 

“没必要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在乎了。”托尼撑着桌沿站起来,随手拿起一个竖在桌上的钢管靠在桌上,敲了敲dummy:”去给爸爸拿个扳手来。“

 

“托尼,你要知道大家都是在乎你的,别什么都自己在那里偷偷摸摸的……天哪,星期五扫描他的身体状况!”

 

“事实证明,布鲁斯先生。老板他的身体状况非常的不好。”

 

“mute!星期五!”托尼略微愤怒的吼道扬起了眉毛:“现在你离州立大学只有一步之遥了!”

 

“都是为了你,老板。”

 

“我说过静音!”

 

——————————————————————————————————————————————————

 

毫无温度的义肢着金属的冰冷嵌入骨头的疼和神经的迟钝的还是令他无法适应,叫嚣的细胞和撕扯的痛楚无一不透露着身体的疲惫打击在他的腿和脑子上,托尼长长地呻吟一声倒回床上,晃着特别易用轻盈金属的义肢。金属磕在床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星期五的闹钟伴着一声声碰撞在室内响的出来。

 

“老板,今天国务院安排再审您的提案。队长他们还有一点时间就要着陆在停机坪上,需要我做什么安排吗?”电子音在房中一遍遍回荡,等着托尼的回应。

 

托尼深吸一口气,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换下皱巴巴的睡衣,慢慢磨蹭到穿衣间,他低沉的眸子翻出一套短装的正装,却又叹了口气,拿出一条烫的笔直的灰色长款西装,对着面向他的巨大穿衣镜用西服(suit)武装好了自己的一切不自然。

 

现在他该面对他一点都不像看到的人了,但这简直比复建还糟糕,这一切都令他十分疲倦和愤怒。

 

队长他们应该差不多到楼上了吧。

 

 

 

 

 

 

 

 

 

 

“”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