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巫师的孩子「上」



1.


叶修是一个巫师。

对,住在森林里熬魔药的那种。

他在荣耀森林深处盖了个小房子,整天在里面'叮叮当当'的研究他的魔法,据说叶巫师是五十年前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只带了一些衣物和一本书。

然后自己捣鼓着整了个魔杖出来。

这对一个巫师来说简直是终生成就了,一个八十岁的小巫师就能造出一个别人练几百年才能造出来的魔杖——虽然外表是粗糙的木头,但已经能发射魔咒了。

所以小巫师就整天在森林里蹦蹦跳跳,和森林里的动物们打成一片。

当然他也会到附近的镇子上完成一些委托去换钱买日用品和魔药,根据魔法的基本法,这些东西是他无法直接造出来的。

这一天,当叶巫师懒洋洋的从自己和韩文清—— 那只被他强行征来的老虎一起盖起来的房子的角落的那张只有一人长宽的小床上起来时,阳光早就透过了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窗帘,照在他面前的那口忘记合上坩埚上,把那升起的屡屡白烟照得格外清晰。


叶修先迷糊了一下,朦朦胧胧的看向面前那口粗糙的坩埚,吓了一跳,以平生最迅猛的速度翻下床来,可惜一个不稳,光着的脚直接踩向了自己的袍子,半个托马斯回旋直接扑在锅前。

“疼疼疼……君莫笑你怎么不叫醒我!!你知道如果这时候不放兔耳草会发生什么吗!”叶修气鼓鼓的爬起来,伸手胡乱拽了拽自己过长的袍子。从厚重的领子中拽出了被自己打磨的够光滑的魔杖,迷迷糊糊指向自己的药橱:“兔耳草飞来!”

一个罐子直接砸向叶修的鼻子。

“日你爸爸哦君莫笑。”叶修狠狠地向站在药橱上的小龙挥了挥拳头。黑色的幼龙靠着自己的保护色,躲在暗处吐了吐舌头。

“放入兔耳草,顺时针搅两下后,再加一点橙狼毫……”叶修搬起对他来说有些笨重的搅拌棒,两只手抱着搅拌着一锅迷糊的魔药,君莫笑扑棱着小翅膀,悬在空中叼着一本破破烂烂的魔药书。

“等等,乖儿子。”叶修皱了皱眉,抬手摁了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橙狼毫?我打赌这森林里都没有什么狼,这样的群居动物早就被驱逐了!”

那只小龙挑了挑眉毛——实际上他并不拥有什么毛发,他只是动了动眼睛上的一块皮肤。

“什、什么?!你是说有……?”叶修猛的扔掉魔药书,从垫脚凳上跳起来兴奋的扑向悬在空中的君莫笑,“狼!我还没见过狼呢,如果这个魔药熬成了,那几乎我这一年都不用接委托了!”

小龙一脸生无可恋的拼命煽动翅膀来保持两人的平衡。

但他看见了小巫师脸上少见的兴奋,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

2。

叶修虽说将近一百岁,但他的外貌却只有十六七岁左右,可他买的所有衣服都是长长的拖在地上(他说这样才显得有巫师样),这导致不喜欢穿鞋的他总是把衣摆当地毯踩。

但踩着衣角滚下山的叶修此时无比怨恨自己的坏习惯。

叶修最终趴在一片全是花的草地上(崎岖的地方他全摔了过去),刚刚他在一条从没走过的山路上摸索着——君莫笑笃定的指了这个方向。于是几分钟前他就举着自己的魔杖,一步一跘的往山下走去,可他完美的踩住了自己全是灰的衣角,一个不稳从山上滚到了某处的草地上。


现在一只美丽的大蝴蝶正跟着他身边飘飘悠悠的飞着,绕着他的袖子不停地撒着磷粉,把他整个袖子弄得金闪闪的。叶修认出了这是经常在山中帮那些花草更茁壮生长的蝴蝶,大致判断了自己没有偏离想像中的方位。

“哈哈哈小周你今天真热情。”叶修活动了一下被摔得炖痛的身体,歪歪扭扭的跳了一下,“嘿咻”一 声抓住了漂亮的大蝴蝶。害羞的蝴蝶先生微微颤了颤触角,在半空中化成了人性。化人也依旧英俊的周泽楷红了红脸,轻轻弯腰抱起了刚刚摔得七荤八素的小巫师

“一起走吗小周?我今天要去收集药材哦!”男孩样的巫师终于清醒过来,转过小脑袋,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蝴蝶先生有迷的红了脸:他比叶修看起来大好多年岁,可叶修真正比他多经历了几十年的世事。

“药材……很难吗?”周泽楷担心的低下头,望着环顾四周的叶修。

“什么?哦哦,不难不难。啊哈!就是这里,谢谢你和我一起来小周。”被抱着走过山中“轮回”
的地盘的小巫师在目的地前几里拦下了好心的蝴蝶先生,从他的臂弯中轻巧的跳下来,避免了再被衣角绊一跤的厄运。

“回见”周泽楷微微笑了笑,在小巫师的告别声中再化成一只亮闪闪的大蝴蝶,盘旋一下直接向着轮回飞去。

“真是艰难呐……还得自己偷偷来,君莫笑那个龟孩子现在一定在偷笑吧!给我指了个奇怪的路……”叶修自己长长的袍子卷了卷,从自己的背后拽出一直背着的飞天扫帚,轻轻说了声“up”,在扫帚乖乖升起来时跨了上去,低低 的浮在地面上,看着自己的衣角刚刚离地。

OK……橙狼毫,明明普通狼毫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有颜色?其实自己只要把白狼毫染个色就可以了吧!叶修一边寻找着家里几乎用完的五叶草梗和花吱虫的影子,一遍抱怨着几乎找不到的原料,愤恨的小巫师用脚揣着一片长长的草,魔杖扒拉着一片遮住视线的草叶。

突然,一声细弱的叫声引入他的耳朵。


3

叶修以他在荣耀森林五年的经验打赌,他从没有听过这样的叫声。但遇到在山上受伤的动物他不得不救助他们,不然就破坏了他和有一定智慧动物们的约定之一——见死伤必救,因为动物们没有像他那么高得条件,唯一的会制药的叶修只有整天兢兢业业的在森林里骑着扫帚转圈,这导致他熟知了全森林的动物。

但他从没有在轮回外接近嘉世镇的地方听过这样陌生的声音。

小巫师谨慎的举起魔杖,一手把着扫帚,缓缓的向那片草飘去。

叶修看到一大片被压倒的草,明显是被滚过的痕迹。

他飞到那片草上面,转了一大圈,但没看到任何活物。

“什么嘛……说不定只是镇上的人在这儿野餐了而已,嘉世的人最近活动的很频繁啊……”他浮在空中,伸手挽了一下垂下的长发。失望的垂下眸子。

叶修失望的转了个方向,向着镇子的方向飞去,今天镇上嘉世工会的人请他去教孩子们识字,喜欢孩子的叶修早就答应了他们。

但在下一刹那,他瞪大了眼睛定在原地。

那是一匹小狼,他尽然用自己的身子捂着一个小女孩——那橙色的毛发在草地上格外明显,上面还掺杂着杂草,这很明显是在刚刚那片地上打过滚的,身上斑斑驳驳全是血迹,一看就是人为的伤害,叶修也不顾自己的巨额委托了,他急忙从低空飞行的扫把上跳下来,手忙脚乱的脱下自己的外袍,严严实实的包住这两个活物。

“一叶,现在以你最快的速度飞回家,他们俩撑不了多久了”巫师扶了一下自己快掉下来的帽子能,抱紧了胸口的一坨,眉毛拧成一团,他能感到女孩的呼吸已经变得微弱,一直保护她的橙狼已经几乎停止呼吸了,叶修以平生最严肃的语气命令这自己的扫帚。

听话的扫帚直接对准了森林中央,“咻”的一声飞了过去。


4

叶修跌跌撞撞的从超速的扫帚上掉下来,奔向自己家的门。

“君莫笑,去镇上把魔法使叫来,他比我更擅长治疗的咒语,喏,把这个给他。”叶修一进门就把两个活物放到一片艰难整理出来的空地上,随手扯了张羊皮纸,画了个大小眼儿的图案,拍在飞来的君莫笑的脑门上, “顺便让他多带个接骨木来!”

白了自己饲主一眼的小龙爬出门,直接向着山脚的魔法使家里冲去。

现在屋里只剩下叶修和刚刚捡回来的两个东西了。

不可思议的事,经过这么大的颠簸,那匹小狼依旧紧紧抱着女孩,趴在女孩的胸口上,女孩的发色和她的毛皮起了强烈冲突,晃眼的橙色包围着他俩。

叶修只给山里自己找来的动物治过划伤咬伤中毒之类的病症,还没有救助过人,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小巫师瞪大眼睛,到现在他就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用自己的袍子沾水擦干了女孩脸上的血迹和狼毛上纠结成一块的血迹。

“砰”的一声,气喘吁吁从山下跑上来的王杰希一脚踹开了房门,举着自己的橡木魔杖冲进房来,身后跟着叼着一堆接骨木的君莫笑。

“这就是你叫我上来的理由?”王杰希绕过蹲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叶修,直接上前检查伤员,“我连灭绝星辰都没拿就上来了,你也知道魔法使和巫师的责任不同,我还有我的学术研究!”他瞪起自己的大小眼,略略带着怒火的看着叶修


“这点小伤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你的药藏量比我少不了多少,再说你只是看起来只有十六七,你可是活了六七十年的啊,你甚至比我……”王杰希真的是有些不耐烦了,比平时多说了不少话,从抱怨说到了自己家被他施了魔法的王不留行的长势,深知自己打扰了别人的叶修不敢打扰,只敢一边检查没有生气的狼一边战战兢兢的应和着。

“大眼儿等等!这个……”叶修停下了自己的魔杖,把混在衣领子里的长发挑了出来,指了指狼的脖子,“这个是人类打的吧,为什么人类会下这么狠的手?对这毛色奇葩的狼来说没什么,但那个女孩就不应该了吧,她看上去……”


“那个女孩只是昏睡过去,看样子是被下了药,而那匹狼不同,它几乎快死了。”王杰希低声念了一大串什么,等魔咒的光散去后弯腰把女孩抱到叶修还算整洁的床上,从叶修的药橱中拿出一罐百香草粉,用指头捻了一些涂在狼的鼻子上。

“村里的人流传着一个预言,一个橙色头发的女孩会带来厄运。而那匹奇怪的狼看上去只是脱离族群恰巧路过的,看到女孩估计善心大发就想来保护一下……我建议你把他们交到保护局去,他们可以更好的处——”

“不,我来养他们。”叶修停下给狼检查的手,抬头望向王杰希,正在处理狼断掉的骨头的魔法使怔了一下,无奈的笑了。

“你还没吸取教训吗,对不老不死的你来说这始终是种折磨。”

“但他们也回不去了啊!在我这儿他们反而更安全。”坚定的看着魔法使奇怪的眼睛的叶修非常笃定。

“我能保护她,给她没有的,同时——”他向狼努了努嘴,“我也能养活他。”

“好吧,那你注意一下。”魔法使无奈的戳了戳小巫师的脑门,“别再在我做研究时来打扰我,小心我把君莫笑喂王不留行!”

“谢谢啊大眼儿!不过据我所知,王不留行好像是食素的。”


“放屁王不留行就是株植物。”


“一片叶子大一片叶子小?”

“那叫个性!”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