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双叶】校园单方面的霸凌


3
湖风徐徐吹过一群人的脸庞。朦胧中叶秋似乎看到叶修的身形站立在他几步远得一块大石头上,内心突然激动起来: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儿?叶修不是去打球了吗?Q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连着叶修一起打了?毕竟有了个挑事的人。


明明这事只向着他一个人,不能再把叶修扯进来,如果被那个渣滓告上学管师那里,怕不是叶修和他这几周都不会太好过。

谁都不知道他们的爹一生气会不会又把他们关在黑暗阴冷的地下室再待上一周,在所有的家法中叶秋最怕的就是关小黑屋,虽然听起来没什么,但叶父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犯的任何一个错误,从兄弟俩很小的时候开始,只要在学校惹出大事就会被赶到地下室去,名义上的反省错误。

但叶家也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家庭,地下室不可能只是个窑子,在叶秋为数不多的关押记忆中,那个肮脏、恶臭、黑暗的地窖里似乎藏着不少一个普通家庭里不该有的东西。而且灰暗潮湿的墙上似乎还大面积的溅上了红褐色的腥臭液体,这对当时的叶秋来说当然是对心灵上的伤害,这导致了之后他总是对叶父的要求一点也不敢违抗,他可怜的潜意识在全力的压制反叛的因子。

以至于他连这一点小架都不敢打,因为他看见过叶父因为知道叶修在学校揍了一个老是偷鸡摸狗的主任儿子后暴怒的将叶修扔进了地下室,前几天还能听见他哥和他爸激烈的争吵,底下铁链的"唆唆"声,忍痛的闷哼,和隐忍的嘶吼,到之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叶修也是在放出来后修养了几天才又活过来。可叶修总像没吃够苦头似的,一遇到令人生厌的混蛋就直接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制裁"这也导致叶修不停的被扔进地下室。


并不是叶父有着残暴的教育方法,在荣耀中学的人全都是高官达贵,若是执意声张自己的正义,在这种圈子里是无法混下去。而叶修叶秋长大后绝对会涉足这圈子,若是不在此时给他们留下学会隐忍和顺从的性格,他们长大后绝对会被当作刺头剔除。

父亲另样的爱,被儿子曲解成独裁者的残忍。

像现在,叶修再次站到了这群渣滓面前,脸上是毫无遮拦的愤怒,简单的质问从现在的他在嘴里说出就像包上了一层刀刃,把叶秋也刺的一痛。他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站在阳光下的哥哥,他逆着风,任凭湖风把自己的领带吹的在脑后张牙舞爪的飞扬,白衬衫的下摆被吹开了一个角,露出下面因为很少见光而比较白软的腹部,但他现在几乎暴起青筋的手臂却是健康的小麦色,他那双好看的下垂眼角里不再蕴藏着淡淡的温存,现在里面只有愤怒。

他一步步走下坡路,像看不到满场的人似的,定定走到狼狈的被扔在地上的叶秋面前站定。

"丢掉的眼镜没有让你的脑子也丢掉吧蠢弟弟?不敢相信叶学霸也会在这种不足挂齿的事上失策,你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的被打呢?你可以还击的啊,啧啧啧,看看你这脸,打的时候不疼吗?"叶修蹲下身,把叶秋从地上扶起来,一脸嫌弃的拍了拍两人身上的土,再怀疑的看向叶秋, "你可没那么弱鸡吧。"



"别说的我也像你那样好战,我。。。我只不过不想再被丢到那么令人绝望的地方。。。我也不想再看见你被爸丢到那么没人性的地方!明明不是你的错。。。"叶秋扶了一下身后的石碑,踉跄了一下稳稳站在地上,略略恼羞成怒的想叶修教嘴,他说的是实话,他再也不想看到哥哥脸色苍白的被抬到房间里去输液的场景,所以自己也才这么努力的当一个好学生,同时为了自家爸能看在在自己的面上放过哥哥几次。

叶修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好宝宝叶秋尽然这么在乎自己这么一个与高层社会毫无干系的"不良学生",甚至还说不想再看到自己被罚什么的。。。。

叶修微微勾起薄唇,用力揉了揉叶秋的脑袋(好痛!),轻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叶秋那躲躲闪闪的眼睛,"你呀。。。就是太爱任死道理了,那个死老头的规则只是他的准则,我永远不会活在他铸造的笼子里," 少年张扬的回头,淡淡的、温柔的、张扬的,又奇妙的带着些些成熟的笑印在叶秋的视网膜上。

啧,头更晕了。


4。

谁会放任一个目中无人的挑事者来搅了他的计划呢?很明显Q不这么想,但他绝对没有对“叶修出现”而做任何计划,而他手下的人甚至有的为校内名声赫赫的“不良学生”,而惶恐起来,有几个躲着来看热闹的偷偷摸摸的想从溯流湖的坡上离开,他们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腿肚子不受控制的打着颤,冷汗不禁在一大群蓄势待发开始打架的人的气势中从背上生出,随后浸湿了校服背后的布料,粘粘糊糊的粘在背上,又在风中不断挥发,把层层冷意更深一步逼入胆怯、弱小的卑微内心。

"哈!叶修,我亲爱的'朋友',你又来坏我的好事了,你还要护着你那弱鸡的弟弟?"Q一脸戏虐,指着也学着叶修把袖子挽上小臂的叶秋,"就他那怂样,就是你也无法带他出来的!"


"哦,那你可真是挑错了对手,蠢猪!"叶修一手拦上叶秋的肩膀,没骨头的靠在上面,他一脸嘲讽向Q甩了甩手,无所谓的怂了耸肩,无视了对面确实肥胖到把校服撑得没有缝隙的一连愤怒到导致面部扭曲的男生,对着叶秋耳语道, "不要向咱爸那样禁锢的活在牢笼里了,是时候该展示你的能力了吧?"

微热的气息打在耳垂上,叶秋感受到了他哥哥的话语里的调笑,但他也知道这是他哥哥的处事方法,叶秋听到这句话时也着实震惊了一下:

他一直活在所谓的牢笼里?可、可自己一直按照自己既该走的路再走,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那——

他现在就应该在Q嚷嚷着让他的小弟攻上来前把那个肥猪的鼻梁骨揍进他厚厚的脂肪下面吗?

"没错,小秋秋!你不必再犹豫了,咱爸那一套早就过时了,你早就不该按照他的活法继续活了。我们没有必要去讨好那些权势。"叶修也从叶秋身上下来,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站在中间,一脸坏笑怂恿着叶秋,他自己也躬下身,躲过一个鲁莽的高二学生的拳头,一歪身转到那人的身侧,扬起眉毛怒吼一声将自己的拳头狠狠打击在那人的腹部,那个高二学生立马一脸痛苦的蹲下身,低头任凭自己的冷汗混着疼哼滴在地上。



叶秋觉得此刻就像恶魔一样,蛊惑他交出自己灵魂然后带着他一起坠入地狱。或许是从小都受着较为扭曲的教育,叶秋从未觉得自己应该在别人错怪他,他自己感到委屈时自己应该反抗。从小就是他哥在他被欺负时保护他,在底下他哥也不少跟他说:有狠就发泄出来,受委屈就打回去。这在别人看来或许很正常,但在叶秋眼下却是一做就会触大忌而受罚的举动。

现在或许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叶秋想着,毫不留力的揣在那个扇她巴掌女生的大腿上,那女生看上去嚣张,却没有一点真正的战斗力,尖叫着被踹到湖边,一路上糊花了自己极其不协调的妆容。

这一脚给叶秋的力量也是巨大的,他正品味着不屈于命运的滋味,Q就恼羞成怒的铺过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准备找找那从不会反抗的叶秋的茬,谁知叶修会找来,自己的人跑的跑逃的逃,剩下没来得及跑的只不过是花拳绣腿,叶修叶秋两个人,一个像解了禁,一个就像平常那样玩世不恭,尽然就这么不怕被校方打压,直接反抗他这个学管师的儿子,Q那微小的心眼当然不想让着有损他虚荣心的事发生,自己咆哮着就向下面毫无防备的叶秋扑来。

"当心!"叶修甩开一个企图拌住他的矮小女生,直接护在叶秋面前,直直的被撞开几步远。

这饶是身近百战的叶修也受不住一个几百斤的胖子砸过来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护在两人身前得手被猛的一 冲击,然后就是身上的都是被甩在地上的钝痛,他混混沌沌的躺在地上,只能听见叶秋一声怒吼,然后就是肉体碰撞的声音,Q的大声惨叫和痛呼。

"叶、叶秋,冷静下!"叶修挣扎着抱着自己几乎没知觉的手臂冲上去拦下失控的叶秋。

叶秋也不知道自己那是在想什么,只觉得一阵利风袭来,然后是自己哥哥冲到自己面前,拦下了那个丑陋的胖子,当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时,叶修就为了保护他被甩到地上,而自己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他直接一拳打在Q的面门上,然后在大胖子一脸蒙蔽时直接踹到了他,叶秋直接跨在Q 的身上,一拳一拳的砸着他的脸。

"你、怎么、敢、直接、打、叶修!!!"他差不多是怒吼着一拳砸在Q满是鼻血的脸上,手上粘着全是斑斑血迹。


"嘿,嘿!停一下,已经够了。"叶修上前拦下叶秋,看着他茫然的眼神叹了口气,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把他拽离了Q的身上。

"我们不至于把它的下半生进门卡给彻彻底底摧毁,但这足以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叶修轻轻踹了踹蜷在地上抽泣的胖子,揪起了他的衣领:


"你给我听好了小胖子,

这学校里或许还有上十上百个像你这样为权作势的家伙,"叶修把手向上提了提,又逼近了瑟瑟发抖的Q一分。

"请你记住,你从没有资格去决定一个人的行动,他不管做出什么都和你没关,你和你的作恶团体没有资格骚扰和打搅大家的生活,你们自娱自乐的项目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你们以为自己家长足矣支撑你们的胡作非为? 我告诉你,请你好好认清现实!!"叶修猛地将Q扔回地上。

"像你这种渣滓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人在做天在看,你爹不可能永远在小小的学管位上护着你这种垃圾,你好自为之吧!"叶修冷漠的瞥了一眼一脸窝囊的Q,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后面拉着叶秋走了。



5。

叶秋再也没愚蠢到让自己受罪,叶父也在兄弟俩共同的说服下改变了观念,这也许是个草率的结局和后续,但阿懵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希望那些被霸凌的学生们可以适当的反抗,拿出些骨气来吧!不要再在被大骂时一味的躲闪和哭泣,这只会让霸凌变本加厉,我也希望那些家长们改变观念,『不要惹事』不独代表一味受气,不必畏惧那些所谓的强权会因为自己给孩子主张正义而制裁自己。

6。

好极了,这篇文章太过正义,或许有些不负现实,但我还是希望这类是能少发生。

OK,标题和文章几乎没有啥关系,叶父性格架空,人物OOC属于我,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