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双叶/微all叶】校园单方面的霸凌


1。


叶秋,叶修。


闻名荣耀中学的一对双生子,两个人都白白净净的,生的又高又俊。老大总是一脸慵懒,走到哪都跟别人皮一下;老二总是一脸的不问世俗,只愿埋心学习。每每当下课铃如众愿打响,所有人都在走廊上享受美好时光时,叶秋会像往常一样冷漠的踹开椅子,抱着自己的书包匆匆奔向下一个教室。心情好的话也许会向认识的人微微点头招呼一下,若是心情平常,或许你的那个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分给你一个眼色。相比之下,叶修更像是一个正常的荣耀中学生,他总会在各个年级和班上串串门,坑坑别人家蠢孩子的饭卡钱,抄抄别人作业,骂骂苛刻的数学老师,打个小架什么的。

补充介绍一下:荣耀中学,一个纨绔子弟的云集之地,学校的的配置和师资几乎是整个X市,或是说,整个L省最好的。这里所有的学生家庭背景都来历不小,甚至说出来颇为惊人,以至于这里的气氛总是假惺惺的书香和美好。谁知道这些学生会在背后交流怎样污秽甚至见不得人的机密话题, 什么自己家今天办了什么酒宴啊,自己家爸爸又在外面勾搭了什么风骚的势利眼少妇,自己家妈妈今晚又在什么油头肥脸的商人家过夜,或许还有军官的子嗣在那谈论自己偶然偷听来的国家机密的片段。学生们在阳光下都笑得像蓬勃向上的祖国花朵,可在私下,吸烟,霸凌,早恋,偷窃,抢劫,聚众闹事。这里的学生完全不用担心他们的未来,金钱与权力早就为他们把未来的道路铺到死亡。


按荣耀中学大部分学生自己的话说,他们都宁愿呆在这挥霍自己散发糜烂臭味的青春,宁愿成长为社会的累赘,谁都无法管制他们,谁都无权管制他们。



这里鱼目混杂,上层的领导们都懒得费心去了解这个空洞的虚伪校园里到底是什么馅儿,他们只管坐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里,扬起猥琐的眉毛,滴着涎水望着校园里谈笑的女学生。用自己颤抖抽筋得手颤微微数着从那些不学无术的废物身上坑来的钱。


糜烂,无章,混沌,天堂。

在这之下,叶秋这个冷漠的乖宝宝算是这个中学里的一大奇葩了。每天就是学习学习,像个专门的机器一样过着无华的生活,这么一个人,在这种中学里实在太奇怪了,对谁都一副清高的样子,看向他人的眼里都带着浓浓的鄙夷和蔑视。


他这样的态度着实惹恼了一群人。


2。


又是一天的阳光明媚,校园里的溯流湖在暖风的吹拂下漾出一片片微波,那几只常在花圃里飞的蝴蝶趁着天气好,都赶到这奇怪名字的湖上盘飞着,享受着大好的阳光。

叶秋头疼的避开一群非拉着他去打球的哥们儿,百般推辞的拉着叶修充了数。看着今个被自己耍了一把的那平时总是调戏他的,脸上带着不敢置信表情的叶修,叶秋平日故作冷漠的脸上也浮现出狡捷的的微笑来,他轻轻笑出了声,眼前还仿佛是他那无赖哥哥被王杰希孙哲平等人拖走时的痛心和无助。

"儿子长大了,会坑爸爸了,爸爸心里真的很受伤,仿佛被猪刨了一样,落叶落在我内心的....王大眼我肝你亲爹!!把哥的领子放下!嗷嗷!!大孙松手!要断了要断了!你们知不知道我一声嚎会有多少黄少天出来,嗯???喂喂.....!!"他哥被认识的几人真正的"拖"走时,奋力挣扎着,仿佛不知道自己就是将被制成香肠肉的小猪仔似的蹬着腿死命抵抗,可却在拎着他领子的王杰希的眼神威慑下怂的渐渐没了声音。

叶秋疲惫的摘下有些度数的眼镜,叹了口气无奈的捏捏自己的眉心,在王杰希和叶修单方面的威慑交流中带回自己的眼镜,一脸鬼畜的对对面一帮子人叹道:

"我这不争气的哥哥就先借给你们了。拜托不要让他中途跑出来打搅我复习政治。快到期末了我可不想输给你们这群不看书也能考进前200的家伙。"叶秋毫不在意的挥挥手,看着一群人拖走了毫无生气叶修。转头恢复了自己平常的冷漠状态,他也就会在哥哥和要好的朋友面前开朗许多,因为他只觉得在他们面前能真正的自在。

此时叶秋坐在溯流湖的名碑旁打开自己的书本资料,将纸张笔记全铺在脚边,在和曦的春风中开始一个下午的自习。

但一阵杂乱的脚步打破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


"对对就是他!上次拒绝级花表白的那个混球!他就是叶家的第二个儿子,没想到这么自觉就把自己仍在这么一个没人的地方,真是太蠢了!"一个贱贱的故意装成掐媚的高声语气的的男声直接逼入叶秋的耳朵,叶秋烦躁的皱了下眉,认识到了自己处境的不对。赶紧把自己的资料一收拾,像从石碑的后面绕开一群来找茬的混混。

谁知道他自己早上再找德语课教室时错过了什么,周围的人今天都在警告自己不要独处。现在看来是自己忽略了一个让他浪费了整个下午女生,他貌似记得好像是有个人在三楼楼梯上拦住了自己,可自己就只顾着赶路,从那人没栏严实的右边直接钻了过去,看来那是个级花啊。。。。


明明扑了那么厚的一层粉,还把自己头发染成了晃眼的稻草色,校服也穿的松垮垮的,领带也不系,嘴上还故意涂着俗气的便宜口红,貌似指甲上还是骚气的粉紫色。他真想不明白那女生怎么算得上级花,都长得没他哥哥那个万年小皮废柴好看。


啧。。。。看来是惹了一群不该惹的人。叶秋躲在石碑后,听着一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不禁攥紧了手中沉甸甸的书包,冷汗从发际淌到脸上,顺着脸部的线条缓缓流向下颚,再一瞬用无声的沉闷落在毛茸茸的草地上。叶秋打赌他活这么大绝对没有见过一次大型群众斗殴,甚至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他一直觉得这种事情也只有他那混迹全校的哥哥才会招惹上,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步叶修的后尘。

"Q老大!那个混账在这里!以为自己躲在石头后面我们就看不到你吗?当我们瞎吗?出来!"粗暴的一声呵,一个剔着刺头的精瘦男生粗鲁的把叶秋从是背后拽出来,毫无礼数的把叶秋推搡到一个叫Q的男生前。





叶秋狼狈的扶了一下被扯歪的眼镜,瞥了一眼来寻仇的不良学生,都清一色的把自己打扮的像十几年前的杀马特,无不染着奇形怪状的头发,身上为所欲为的纹着自以为贼帅的纹身,校服能改造就改造,不能裁剪绘图染色的就把原本的白衬衫严谨的直袖高高的卷起来,随意绑着朴素的领带,本该扎在西裤里的下摆被野蛮的扯出来,随着主人的随意摆动而在空中漫无目的的晃动。在一群一看就是不良的学生中,衣装整洁,领着书包的叶秋反被衬的有些不正常起来。


"嗯?就是你拒绝了级花?你知不知道我当时追了她多久!她那么认真想给你告白,结果你小子,你小子直接忽略了她!!你这不要脸的杂种!"Q从那个把叶秋拽出来的男生身后走出来,叶秋听着他那脏秽的话语,不适的皱了下眉,他从Q的名字出现那一刻就在脑中那些学术知识的角落疯狂搜寻关于这个名字的印象: 这个男生好像是荣耀中学那个不靠谱的学管师的儿子,那个学管师只收钱办事,只要给钱,你就是在校园内弓虽了女生都不会有人管。


叶秋开始有点后悔让叶修充数去打球了,如果叶修不去的话他肯定会和自己一起来这儿做功课,他哥哥早就熟悉了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团体,应付起来简直应手称心。

"看来你那嚣张的哥哥今天终于被好学的小秋秋赶走拉?那真是太可惜了呢。。。这儿也就你哥哥会打一些,你个弱鸡根本没有什么竞争力!!"Q猛地一冲,直接一脚踹在叶秋的胸口,厚底的板鞋在胸口猛地一击绝对不好受,纵使叶秋的体育绝对合格他也受不住这样的一踹,毫无支撑的叶秋,被踹的一个踉跄,脚下一绊,直直的摔向身后石碑前的没草的的黄土上。

猛地一摔使不少土尘染在了叶秋白展的白衬衫上,拿副无框的眼镜终于是摔在了Q的脚下,Q勾起了自己那厚重肥大嘴巴的嘴角,坏笑一声,直接一脚踩在那副可怜的眼镜上,本身因主人度数不深而不太厚重的眼镜还是支撑不了大力碾压的压力,镜片直接被踩出了裂痕,细细的镜架"卡擦"一声断成了两节。

眼前突然的一阵不清晰导致叶秋不适的眯了眯眼镜,让他直接视清楚的物虽然有些困难,但如果他在努力一下的话——可能会很累,但不至于看不清。他只感觉自己的后领子被粗暴的拎起,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被强行扯回站立的状态。对面的一群人兴奋地看着自己的丑态,一个短黑发的女生穿着俏皮的紧身吊带裙,兴高采烈的蹦到自己面前,拽着自己的领子使劲儿晃了晃把自己的脸晃正。

"你看,我们也没那么不讲情面,毕竟同学一场——"此时她身后传来了没有丝毫收敛的嘲笑,"我才不会直接上去踹你咧!只有Q才会那么干,(嘿!)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样,我就扇你十巴掌,也就十下,按你和你哥那同样厚度的脸皮,你应该是轻松成熟的,你也是看看你哥那脸皮的厚度,真是把'规则'熟视无睹,我们可最讨厌那样目中无人的傻13了呢!"那个女生假惺惺的换手拽起叶秋的头发,看着叶秋吃痛的表情露出了满含成就感的"甜美"微笑,在阳光下扬起了自己涂着和衣服搭配的黑指甲油的手,用尽力气扇在叶秋带着尘土的脸上。

一下、两下。。。

不行,不能反抗。爸在家说了,不要在学校惹事。这要是被告到管事的上级那,被爸爸知道了,回家肯定是会被重罚的。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吃亏,还不如就这样受着。。。。叶秋被一个穿夹克的男生狠狠扯着头发,那个女生直接扇了上来,火辣辣的痛从脸上直接蔓延到整个头部,他就觉得自己被整的晕晕乎乎的,整个脑子像是被一根棍子直接从耳朵里捅进去疯狂搅拌过一样,混混沌沌的,全是痛感。

那个女生在大力甩了几个巴掌后揣了几口气,看着叶秋半边脸被打得肿了起来,心满意足地笑了,往他另一边脸上又狠狠摔了一巴掌,"两边都要平均嘛,所以现在开始换边了哦~"

还没结束吗?这场闹剧。要是自己这幅窘样被叶修看到了,怕不是会成为终生笑点吧,叶秋无助的想想,明明自己只要抬脚就可以踹开那女生,可自己却担忧着父亲的责罚,迟迟没有动手。

正当那女生准备再扇下下一个巴掌时,一个明显带着愤怒的声音从溯流湖坡面上方传下,穿破叶秋恍惚的精神钻进他的脑子。

叶修的白衬衫在湖风中被吹的微微翻起,平时即使玩世不恭的他现在站在制高点一脸隐忍着爆发的怒火,他那双好看的手此时死死紧握着,指甲直接扣紧肉里,青筋直接在他的拳头上暴起。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评论(1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