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艰不拆水煮蛋

欢迎勾搭我是小嘎

唐尼是人生梦想

盾铁,all铁(其实都吃啦没那么坚定),all叶,巍澜,塞夏。

写文喜欢瞎加副CP

「all 叶」于山海,与山海。7

EMMMM·····跟大家解释一下上一章结尾,刘白告的独白,结尾的两句“明明”开头的句子中,第一句指的是他自己,他为了有不畏惧叶修的力量,打开了梼扤的封印(这里与后文有关联!)。而第二句才指的是叶修,叶修当时的处境是非常窘迫的,与其他军团对战时,他还兢兢业业的为了嘉世的荣耀拼命付出,可底下的战士和嘉世高层早就不在乎这些,只管自己的权势、利益,这导致了在最终的封魔之战上嘉世派出的精锐部队在短时间内覆灭。在叶修一个人率领着极少幸存者的情况下,艰难的让这场战争在其他军团的共击下胜利,这之后嘉世勉强还算“存在着”但实力早不如以前。但嘉世把所有罪过都推在“叶将军无能”上,就是这样····(忍不住小小剧透)



是时候开始正文了!!!!

——————————————————————————————————————————————————————
===========


苏沐橙冷眼望着刘皓,虚伪的君子此时衣衫不整,手里还拿着一柄弩准备随时插空袭击。她平时最看不起刘皓这种阳奉阴违的为权作势的小人,明明自己与高层事物无缘,却还喜好着无用的富贵。

她同叶修一起走过大半岁月,四百多年前,她的哥哥在初期的“封神”战场上捡到了一个缩成一团的小孩,当时他哥哥也才学会如何自如的展开自己还满是杂毛的羽翼,勉强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保护自己和妹妹。当时的苏沐橙也还小,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展开翅膀扑棱几下,在把几乎所有杂毛都扑下的情况下堪堪离地一点点。


那天,天上正好飘着灰扑扑的雪,虽说苏沐秋和苏沐橙都是神兽,可他们还处于最弱的幼年期,除了会飞意外也就只有皮厚了些,那时的天帝残忍的抛弃了凤凰的孩子——因为上一任福鸟一次生下两颗蛋,而且破壳时还没有一点福瑞祥兆。这样的凤和凰是没有一点用处的,苏沐秋和苏沐橙刚孵化出来不到四百年,两只小鸟都还连飞都没掌握时,就被残忍地扔下人界。

最最不巧的是,他们刚被抛弃时,就赶上了世间最残忍的战争——封神。

这场战争完全不带着那些天神平时身上的福瑞祥气,那群老不死的神仙,在真正角逐地位时完全把自己的神圣扔在地府里去了。

这场战争完全没有那种神仙的气息,只有生命的消逝,血液的流逝,刀剑的份量,激射而出的火枪,扑向敌人的战士,刺进敌人胸膛的战矛,盖向敌人聚集之处的巨石,不停奇袭、突击、冲锋的部队,不顾生死的特遣队挥舞着刀枪,冲破火幕,杀红了眼的战士早就没有了目标。只有砍死眼前的一切活物才有可能活下来。

杀、杀、杀!

把刀刺进一切会呼吸的生物!

冲、冲、冲!

只有向前才有生存的希望!

说起来,这场战争不过是天帝的一场游戏罢了,他许诺给那最后的胜者巨大的利益,他甚至说,最后的胜者能代他成为新的一任帝王。残忍的领导者就喜欢看着蝼蚁们无脑的厮杀。

他才不管会死多神兵,会死多少人,到了辟谷的程度他的生活基本上就无所事事,而且他早就到了年纪,天地在该有了新的主宰。


那时的叶修从自己的家族逃出来,因为他们家也毫不犹豫的参加了封神之战,他的父亲是龙,那绝对高尚的神龙,而他的母亲确实当下唯一的成年白泽,他们一家的势力绝对庞大,不如说这场战争对他们叶家来说没有任何劣势,叶家几乎稳扎稳打的成为新一代的天地,叶家甚至和地府有着密切的关系,即使死者无法再生也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情报和利益。

而叶修的弟弟,就是真正的叶秋,是天下第二任黑龙,他出生就有着继承地府的使命,有着巨大的天赋,相比白泽出身,前一任白泽不选择传承就毫无用处的哥哥,叶秋在家可受宠多了,他可以自由出入演武场,与战士们共同历练,甚至用餐时坐在副座上——比他哥哥更高一级的座位上同父亲一边谈事一边用餐。

叶修只有他母亲亲自教授,那对于一个幼年白泽过于繁重的知识每天源源不断灌进他的脑子,他还要在那时不擅长练武的情况下用不同的武器与叶秋互殴。每当太阳晒在他身上,那炙热的温度就好像他父亲母亲,以及那些家臣落在兄弟两身上永远带着批判的目光。 叶修比不过皮厚的叶秋,每次演武后总要歇上老半天,这时候他的家里就会粗暴的拽开他的叶秋,他们会把在阳光下暴晒和伤痕累累的孩子直接扔到房里,让他们自己包扎。

奇葩的是在私下,叶秋与叶修的关系却非常非常好,叶修会在叶秋在军营的摸爬滚打伤痕累累后偷偷瞒着家里人,给弟弟上药,叶秋会在叶修被繁重的知识压倒大脑崩溃后悄悄溜进叶修的书房,压低音量给哥哥讲述着自己在军营的趣事,逗那位只能接受枯燥知识的叶修带来一丝乐趣。

其实在军营里,将士们都很同情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同龄人在此时都是在天地间跑来跑去,自己享受自己的身世和天赋。只有叶家秉持着绝对的严厉,像训练精锐部队一样培养两个还在幼年期的孩子,这种非人的生活连普通的士兵和仆人都不会过。

终于是忍不住了吧,两个兄弟同时起了离家的心思,叶秋飞快地清好了自己的行李,他们一直处在封闭的环境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外面究竟进行这怎样的残酷战争。所以两人都抱着美好的幻想:想象外界的自由,外界的快乐,外界的潇洒。

在叶秋清好行囊的那个夜晚,他抱着自己的哥哥,深深将脸埋在自己哥哥得脖颈里,一直紧紧的抱着,那晚叶修也没有调侃叶秋的反常撒娇举动,这个在军营里长大的弟弟一直比自己高那么一些,总是在演武场上挥洒自己的汗水,在场后龇牙咧嘴的包扎自己,在自己调侃他时时不时炸毛一下,追着自己满庭院的跑。

他从没看见自己弟弟如此脆弱的样子。

到底还是个没有思想觉悟的小孩啊····就这样放你自己出去,怕不是刚出门就死在哪个阴沟沟里了。

“所以啊····”叶修在月上枝头时轻轻睁开了在黑暗中完全化为竖瞳的黄色眸子,悄悄推开一直抱着自己的弟弟(这当然废了他不少功夫),踮起自己的脚,从墙角捡起睡前被扔开的黑色外袍,罩在自己身上,领其叶秋的行囊,头也不回的从窗户翻出房间,“白痴弟弟你就安心呆在家里吧,这苦啊···”

叶修从早就查好的,守卫稀少的路上一路无阻的跑出叶家的宅子,如果是缺筋的叶秋,怕不是在这儿就被抓了回去。

终于,叶修狂奔在一望无尽的草地上,朝着中原的方向一步不停的赶着路。

“你哥哥我就帮你受了吧!少爷就该在家里学习练武!”

——————————————————————————————————————————————————————

苏沐秋领着妹妹跌跌撞撞的在死人堆上前近着,遇到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就收着,看见可以御寒的衣物就和着死尸身上的污血和腐肉一起剥下,在脸上被鸟和虫啃食的差不多的士兵身上发现食物也如获至宝,囫囵的无视那股血腥和腐臭吞下,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活下来就好。

苏沐橙也是聪明懂事的孩子,和哥哥一起照着能让他们活下来的物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完全无法御寒,或是在夏天闷热到踹不过气也没有任何抱怨,她也知道自己的哥哥很幸苦,一找到清澈的水或食物就立马让给她,找到能用的布就先给她做衣服,自己不吃不喝挨冻受热也一直带着她坚强的在死人堆里寻生。

可在那个飘着雪的黄昏,她和哥哥急着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时,在一棵没有收到战火波及的松树下找到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孩,无视身上的血污的话倒是也生的俊美,身上已经看不出原色的衣服也是好布料,他手上坚定地握着一柄战矛,把自己蜷在树下,在雪中微微发着抖,看上去几乎活不过这个黄昏。


“喂,喂!你没事吧!”苏沐秋急忙爬上前,急匆匆摊平面前人的身体,拍打着他的脸,看着面前的人不爽的囔囔几声,几乎可以看见的打了个寒战后,把自己搜来的衣服抽了几件盖在了他身上,便招呼苏沐橙坐在一起,往身上盖了基层带着血腥的衣服,颤巍巍用火石生了一堆细小的火苗后躺回树下,陷入了难得的浅眠。




在苏沐秋悠悠转醒后,他首先立即确认了苏沐橙的安危,在看到自己妹妹团在火堆旁,也难得睡了好觉时,放心的松了口气,在看向自己之前救助的男孩时,略略愣了一下,原先躺在那毫无生气的人不知何时去换了一套灰色的贴身儒衣,只不过长长的下摆被他残忍的刮出一道便于活动的裂口。此时这人正醒着,缩在火旁汲取这冬夜里的温暖,他看到苏沐秋醒来时也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展开了一个随和的微笑,嘴角咧到了一个亲近而完全礼貌的位置。

苏沐秋听到对面的人用好听的声音随和的问着自己:“我叫叶修,之前还多谢阁下救助,请问阁下·····”

“苏沐秋,我叫苏沐秋。这是我小妹,苏沐橙。我擅自从你包里拿了几块打火石来生火,你不介意吧?”相比叶修文质彬彬的询问,苏沐秋的自我介绍带着一股自然阳光的气息。

“当然不介意。实不相瞒,我是从家里逃出来,还没掌握再次生存的方式,看来小兄弟你应该很熟悉在这战争的生存之道,不知是否能允许我同行?”叶修笑得更自然些,他当然也为从家里逃出来后遇到如此庞大残酷的战争而吃了一大惊,也辛亏叶秋准备齐全,他才好歹没有直接饿死在这尸体中,他也为还能碰见活人而打内心欣喜,对面的兄妹看似好像在此以徘徊多时,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两人身上都闪着不同寻常的圣光····

“没问题啊,多个人我还总是养的起的,但如果你敢拖后腿,我必定不顾人情将你扔下。”苏沐秋笑着向叶修伸出手,嘴里却说出在尸体堆中令人不寒而栗的话。

“那么以后请多多请苏兄关照了。”叶修也伸出了自己的手,重握上苏沐秋的,眼里全是i张扬的坚定,

和希望。


评论(1)

热度(24)

  1. 打着伞的幽灵先生人艰不拆水煮蛋 转载了此文字